橡塑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塑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乡镇里来了年轻人

发布时间:2020-07-13 20:49:59 阅读: 来源:橡塑保温板厂家

在某选调生的论坛里,用户的积分等级是按照行政级别的体系来设计的,积分低的是副科级,高的可以达到正省级。

毕业后在西部的一个小镇上工作了两年多,肖岳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

他戴着光环而来:重点大学优秀毕业生,党员,学生干部,选调生也即各省组织部择优选拔的一批应届生,被安排至基层锻炼,日后可能成为重点培养干部。

肖岳期待着被提拔和重点培养的那一天。刚来时,他豪情万丈,想在这个贫穷落后的小镇上大干一番。现在他觉得,与其说他改变了小镇,不如说基层官场改变了他。他没干成什么事,反倒习得了一套官场生存法则;以前爱写诗的文学青年,现在下笔就是高度重视、亲切关怀;当然也有长进,以前一瓶啤酒能喝吐,现在酒量大增。

令肖岳焦虑的是,传说中的提拔不知要等多久。他身边一些有背景的选调生,已调到了县里甚至省直机关。

中国的选调生数量,正以每年超过万名的速度增长。许多人都经历过肖岳这样跌宕的心路历程。不少人离开,少数的幸运者获得了提升,更多人继续在基层工作,等待未来的机会。

尽管结局各异,但选调生因为特殊的政策,对大学生的吸引力依然不减。如今招考旺季又至,新一批选调生又将离开校园,开始他们与基层官场的新碰撞。

初入官场,端茶倒水干半年

肖岳对初到乡镇的场面记忆犹新:刚一下车,行李都没来得及放,就被拉到一个餐厅包间,那里坐满了各位领导。还没动筷子,他就被要求与所有人喝上一圈,和几位主要领导还要多喝几杯。

晕眩与呕吐,是许多选调生的基层初体验。肖岳第一天晚上便空腹醉倒了,那种难受的感觉让他发誓不再沾酒。

这当然是个不可能实现的愿望接风酒席只是起步。领导们总说酒量就是工作量,他不敢怠慢。最多时,肖岳一天喝了三场,结果在床上躺了三天。

酒局之外,工作的头几个月里,肖岳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打扫几位领导的办公室。有时,这是他一天工作的全部内容。

让肖岳最感头疼的,是在开会时端茶倒水。不是怕累,而是他以重点大学本科生的智商,依然在很长时间内弄不明白什么时候倒水和先给谁倒水这两个问题。

端茶倒水、打扫卫生这两件事,广东选调生朱华也干了半年。我当时也想不通,这是一个临时工就可以干的嘛,简直是浪费生命。

后来有些人明白,不是乡镇领导有意要让他们端茶倒水,而是一时安排不出别的工作。选调生受省委组织部统一选拔和管理,头几年多在偏远乡镇锻炼,但当地并没有专为选调生设计的培训岗位,基层工作又不易上手,他们往往只能在端茶倒水中认识人、熟悉工作。

当工作逐渐上手之后,状态转变是巨大的刚来时,除了端茶倒水便无所事事;一年后,一天到晚忙得团团转。从党务到计生,从驻村工作到合作医疗,从信访到森林防火,从扶贫到妇联,选调生们什么都干。尤其是打字、复印之类的活儿,干部年龄老化、文化层次不高的乡镇里好不容易来个大学生,就都交到了选调生们手中。

朱华终于见识了基层工作的辛苦和千头万绪,乡镇干部都是万金油。因为工作太多,她不得不每个周末都加班,一个月回家不到一次。她认为,这也体现了领导对选调生的期望很高。像组织部门就说了,选调生就是后备干部的培养,方方面面的事情都会去接触。

在江西赣州工作的选调生蒋超也认为,一定要适应基层分工不分家的工作状态,让你去干活是信任你,你应该高兴才是。

蒋超还在读大一时,就将选调生纳入了人生规划。他先后参加了两次国考、五次选调生考、两次事业单位考、一次村官考和两次地方公务员考,转战南北考试一两次,在每晚二三十块钱的旅馆住宿,拿五个馒头一根大葱填饱肚子,终于梦圆。

到基层后,来自山东的他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语言不通:在十里不同音的南方农村,没有同事当翻译,蒋超听不懂村民说什么,村民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在蒋超看来,比语言更重要的是领导。到基层后,遇到一个好领导很重要。一把手的施政风格,对地方发展影响很大,当然也包括年轻干部的进步。蒋超说。

蒋超庆幸自己遇到了好领导。他在街道从事新闻宣传工作,被授予很大的自主权。领导对他只提了两个要求:这个任务全部交给你,怎么做是你自己的事情;以正面宣传为主。

从豪情万丈回归现实

在贵州某乡工作的伍宁,一般不参加迎来送往的酒局,他不喜欢那种压抑的气氛。另一个理由是:说来不怕笑话,当我喝着那些公款买的酒时,总想起乡里失学的孩子们,心里难受。

羽绒服

文昌定制西服

鹰潭职业装设计

萍乡西装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