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塑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塑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城商行冲A谁能打破咫尺天涯窘局

发布时间:2021-01-22 04:04:09 阅读: 来源:橡塑保温板厂家

第一关

上市动因被质疑

监管层严控异地扩张

对于城商行来说,其对资金的渴求,很大程度上源自其扩张尤其是异地扩张的冲动。

2009年,银监会放宽中小商业银行分支机构的市场准入政策,很多城商行开始迅猛扩张,在规模迅速扩大的同时,也暴露出种种风险。对此,监管层今年以来数次强调,将严控城商行异地扩张。其中,监管层最新的表态是上个月表示,审慎推进城商行跨区域经营。

城商行异地扩张的速度究竟有多快?数字提供了最具说明力的答案。

银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全年城商行资产增速接近四成,为银行业平均水平的两倍。同样来自银监会的最新统计显示,截至2010年末,全国城商行存款规模达6.1万亿元,贷款规模达3.6万亿元,其中小企业贷款余额1.1万亿元,较年初增加44.4%。

已上市的三家城商行年报显示,截至2010年末,宁波银行(002142)总资产为2632.74亿元,比年初增加999.22亿元,增幅达61.17%;南京银行(601009)资产总额增至2214.93亿元,比2010年年初增长719.26亿元,增幅达48.09%;北京银行(601169)资产规模突破7000亿元,达到7332.10亿元,同比增长达37.44%。

事实上,从2005年上海银行获批成立全国城商行的第一家异地分行起,到现在异地分行新增将近300个,其中仅2010年新增数量就近40%。此前,城商行纷纷争夺北京、上海、深圳、天津等一线城市,而今年重庆、武汉、长沙、南京等发达经济区域的二线城市已成为城商行异地设分行的新宠,环珠三角、环长三角都成为城商行“驻兵”的又一重镇。同时,为了进一步加快规模扩张,一些城商行越来越倾向于服务大中型企业,逐步向全国性股份制银行演变。

城商行规模迅速扩张的同时,风险也逐渐暴露。今年初济南发生的一起伪造金融票证案件中,涉案的齐鲁银行就是近两年快速扩张的城商行代表之一。

目前,监管层对城商行的过快扩张显然已经“零容忍”。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就提出警告,目前我国银行的布局不均衡,要警惕同质化。他认为,小银行跨区域经营从城镇化角度讲是好事,但银行跨度成本也会增加,不应盲目求大。

银监会主席刘明康不久前也曾要求,城商行发展要强化“三大意识”,即风险防控意识、科学发展意识和服务创新意识,立足地方经济,严守风险底线,改进金融服务,实现科学发展。

银监会主席助理阎庆民近日进一步表示,城市商业银行要扎根当地、突出特色,更好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要坚持“好”字当先,在做大的同时更要做强,增强发展的可持续性。他表示,今后将审慎推进城商行跨区域经营,把城商行内控机制作为重点检查项目,对于内控不健全的城商行的新设网点申请,将“暂停审批”。

自今年二季度以来,各地城市商业银行的异地扩张步伐明显放缓,显示其业务发展模式更趋于理性以及监管层及时对异地扩张降温的效果开始显现。

另据媒体报道,在监管层面,目前对城商行跨区域设分支机构确实已经暂缓,到合适的时间银监会应该会发出一个比较详细的城商行是否具有跨区域经营的评级分类,主要从城商行的资产规模、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贷存比、盈利状况等指标作为准入的考核。

第二关

门槛隐性提升

中国版巴Ⅲ从严要求

5月3日,中国版巴塞尔协议Ⅲ终于正式发布。银监会表示,新监管标准在资本充足率、杠杆率、流动性风险和贷款损失准备金四个方面对银行业提出了新要求。其中,对中小银行的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由之前的10%提升到10.5%。新资本监管标准将从2012年1月1日开始执行。新标准实施后,正常条件下系统重要性银行和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11.5%和10.5%,若出现系统性信贷过快增长,需计提逆周期超额资本。银监会要求系统重要性银行和非系统重要性银行应分别于2013年底和2016年底前达到新标准。此外,为防止银行业金融机构杠杆率的过度积累,《指导意见》引入杠杆率监管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杠杆率不得低于4%。

而在流动性监管方面,新监管标准将建立流动性覆盖率、净稳定融资比例、流动性比例、存贷比、核心负债依存度、流动性缺口率、客户存款集中度以及同业负债集中度等多项指标,其中流动性覆盖率、净稳定融资比例要求不得低于100%。

在贷款损失准备监管方面,新规要求贷款拨备比(贷款损失准备占贷款的比例)不低于2.5%;拨备覆盖率(贷款损失准备占不良贷款的比例)不低于150%。

此外,为防止银行业金融机构杠杆率的过度积累,《指导意见》引入杠杆率监管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杠杆率不得低于4%。

分析人士指出,从新规内容来看,“2011年,银监会上调了城商行几个关键监管指标数据。”

具体为,资本充足率上调到10.5%,较2010年提高0.5%,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低于7.5%,杠杆率不低于4%。贷款拨备率不低于2.5%,拨备覆盖率不低于150%,流动性覆盖率不低于100%。

以等待A股IPO已经十年之久的上海银行为例,若以新指标来看,上市的紧迫性明显增加,风险也增加。截至2010年末,上海银行资本充足率和核心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70%和8.92%,较上年略上升0.45和0.4个百分点;而根据监管层的最新要求,离监管红线仅多出0.2个百分点。

此外,有媒体报道称,在两会前后,监管部门还曾经提出一稿《指引》,对拟上市城商行财务指标要求资产规模大于800亿元,净利息收入超20亿元等。如果该标准实施,80%以上的城商行将被挡在上市的门外。

第三关

时间窗口身不由己

资本市场容量弹性调控

中国银监会主席助理阎庆民今年3月曾表示,城商行上市要综合考虑资本市场的容量、城商行公司治理是否健全、相关监管指标是否达标等因素,城商行上市具体何时再次开启,仍最终取决于证监会安排。

由此可以看出,除了中国版巴Ⅲ等提出的一些监管指标,城商行若想重启IPO还有一些需要“内外兼修”的硬指标。

公司治理方面,员工和高管持股问题,是城商行上市自身方面的最大障碍,而当年杭州银行和上海银行也是因此IPO折戟沉沙。

对于员工持股比例限制等,城商行习惯将其归咎于“历史遗留问题”,但监管层态度很明确,不愿承认这个历史遗留。

虽然2010年9月份四部委联合出台的97号文,为金融企业解决内部职工持股问题打开一道缺口,但真正解决尚需时日。不过,为力争上市,各家城商行在2010年全力处理上述历史遗留问题。例如,重庆银行高层近日表示,继续按照上市银行标准全面改进董事会各项工作,适时审定、更新上市申报文件,积极推动上市进程。

如果说公司治理健全是城商行IPO重启的一项必修课,并不足为奇。那么更为严重的是,资本市场容量这一指标就并不是城商行自身所能决定的了。

对于资本市场来说,银行股往往与再融资被联系到一起。不进行再融资,上市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可能不够;进行再融资,资本市场承受力又可能不足。数据显示,去年上市银行再融资规模高达2700亿元,使A股市场长时间承压。在中、农、工、建四大行2010年年报发布会上,四大行高管都称近期或至少“两年内”无再融资计划。

但是,对于去年尚未完成资本补充的中型银行来说,再融资大幕才刚刚拉开。4月15日,招行发布公告称,拟于5月30日召开的股东大会提请股东审议及批准发行新股(包括认股权证、可转换债券等各种方式)以及债券的一般性授权。按现在股价估算,该项融资计划规模达到600亿元。此前,民生银行(600016)、北京银行也相继抛出股权融资计划。

由于资本市场容量有限,多年来银行股的首次融资与再融资并不受市场欢迎,融资消息往往与短期内的股价负相关。因此,监管层对于城商行IPO重启的必要性和影响必然会进行更为谨慎的评估。

此外,目前筹备上市的城商行多达40余家,但业内人士分析,即便是IPO重启也并不能带来行业性的解决方案。毕竟,资本市场容量有限,“城商行上市也只可能满足几家有代表性的银行”。

第四关

估值“未富先老”

未上市行市盈率“超车”

虽然还没有重启城商行A股上市,但城商行的股权却越来越炙手可热;虽然还没有重启城商行A股上市,但是这些预备队城商行的股权估值甚至已经超过了已上市的三家正规军。

2011年3月10日,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全国地方商业银行股权交易平台在北京宣布正式启动。这是全国首家进行全国地方商业银行股权交易平台,它看到的正是城商行上市前股权交易广阔的潜在市场。启动首日,就有包括浙商、成都、徽商等8家银行股权项目上线,涉及金额6.5亿元。其中,三峡财务有限公司以5.1元/股转让其持有的成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6600万股,而成都银行2009年每股收益为0.33元,市盈率在15倍左右。

4月,大连产权交易所挂牌交易大连银行1070名自然人股东以4.6元/股的价格,转让所持有的11533.2万股股权。而根据大连银行2009年年报显示,该行每股收益为0.24元/股,按此次股权转让价格4.6元/股计算,市盈率为19.16倍。

某公司2011年3月14日挂牌转让江苏银行1000万股股权,市盈率达20.5倍。

而这并不是最高的。此前的2月,某公司以6元/股的价格转让浙商银行3000万股股权,对比2010年浙商银行每股收益仅为0.15元/股,市盈率高达40倍。

更惊人的是,上海融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挂牌转让其持有的华融湘江银行1500万股股权,挂牌交易总价为6000万元,即每股4元。而华融湘江银行2010年净利润11748万元,每股收益为0.03元/股,按此次股权转让价格4元/股计算,市盈率高达133倍。

目前,未上市城商行股权转让的市盈率平均也在20倍左右,较一年前增加一倍,相比三家已上市城商行目前10倍左右的动态市盈率同样高出一倍。

“一般来说,考虑到流动性折价差异,上市城商行市盈率、市净率水平应稍高于未上市的。从目前各产权交易所中小银行股权交易价格测算,市盈率水平却普遍高于上市城商行。从这个角度看,目前城商行的股权转让价格已经偏高”,一位资深银行业研究员曾对《证券日报》表示。

第五关

持续盈利面临挑战

利率市场化临近

不管银行欢迎与否,利率市场化都已经成为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而银行能做的,只有改变固有的模式。

从“十二五”规划建议中提出要稳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到央行官员撰文指出应加快利率市场化改革步伐,再到周小川称,“要有规划、有步骤、坚定不移地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利率市场化的步伐渐行渐近。而今年4月国务院部署2011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亦是其中之一。

东方证券银行业研究员金麟表示,结合各方面传达的信号,利率市场化改革在年内破题的可能性较大。在加息周期中推行利率市场化改革是一个好时机,谁先试点谁受益,只要把短期影响降低,市场化改革的过程完全可控。

随着利率市场化的不断推进和深入,受制于资金议价能力低等先天性原因的影响、盈利模式过度依赖息差的城商行等中小银行更显不安。因此,来自转型的考验,自然就迫切的摆在城商行面前。

巴曙松就指出,中国的银行监管部门正在讨论一系列十分严厉的监管指标要求,包括提高资本金质量和水平、控制杠杆率水平、加强流动性比率监管以及要求拨备/贷款比率达到2.5%以上等要求,这都在客观上要求银行业保持较大的利差水平才可能承担这些监管指标实施所带来的影响。

兴业银行(601166)资金营运中心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由于我国现在面临全球资本监管,加上宏观融资结构80%来自银行,这就造成了银行对利差对息差的依赖。利率市场化的前三年,息差必定收窄,依靠息差盈利的银行利润势必会受到影响。

目前,未上市城商行股权转让的市盈率平均在20倍左右,较一年前增加一倍,相比3家已上市城商行目前10倍左右的动态市盈率高出一倍。

而华融湘江银行按此次股权转让价格4元/股计算,市盈率高达133倍。

2009年,银监会放宽中小商业银行分支机构的市场准入政策,很多城商行开始迅猛扩张,在规模迅速扩大的同时,也暴露出种种风险。对此,监管层今年以来数次强调,将严控城商行异地扩张。其中,监管层最新的表态是上个月表示,审慎推进城商行跨区域经营。

天天象棋87微信2020

魔龙之怒

五岳乾坤BT(超V版)

神灭无双苹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