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塑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塑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生化危机会否降临现实世界

发布时间:2021-01-05 11:57:51 阅读: 来源:橡塑保温板厂家

生化危机会否降临现实世界

图片来源:谷歌图片

对于现在病毒实验室的科研人员而言,人为制造各类病毒已经不是难事,但因为没有审查机制,这也为现实版的生化危机埋下隐患。  《生化危机5》中的“T”病毒泄漏到外界后,感染的人虽然不会死亡,但是却产生可怕的精神病变,变成嗜血成性的僵尸。   国内有数十家单位有能力、有条件制造病毒,发达国家人为制造病毒的能力更强。科研人员通过细致的设计,将合成核酸注入特定的细胞,病毒就可以从中生长出来,这个过程的成本只要几万元。  由日本电子系列游戏《生化危机》改编的第五部同名电影日前在国内上映,惊悚、血腥的镜头吓坏了不少观众。影片中,女主角所在的病毒实验室发生事故,一种名为“T”的病毒泄漏到外界,感染的人虽然不会死亡,但是却产生可怕的精神病变,变成嗜血成性、见人就咬的僵尸,被咬过的人也会感染这种病毒,也变成嗜血僵尸。   这种令人恐惧的生化危机场景,是否会在现实中发生呢?   人造病毒可能引发生化危机   “让人变成嗜血僵尸的病毒目前人类还没有发现,也没有相关的研制报告。但是,我们不能排除人类不能研制类似的对人类危害巨大的病毒的可能。实际上,对于现在病毒实验室的科研人员而言,人为制造各类病毒已经不是难事,而且成本只需要几万元。”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研究员陈继明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内有数十家单位有能力、有条件制造病毒,发达国家人为制造病毒的能力更强。科研人员通过细致的设计,将合成核酸注入特定的细胞,病毒就可以从中生长出来。   人造病毒的危险性往往被人忽视。在陈继明看来,SARS病毒至今也不能排除是人造的,这十年来,虽然经过诸多调查,没有人从自然界中找到SARS病毒的储存宿主。过去,像埃博拉病毒、亨爪病毒、尼帕病毒、马尔堡病毒等,都能在自然界中找到储存宿主;但是SARS病毒不一样,虽然曾经发现某些市场销售的果子狸感染了SARS病毒,然而深入的研究却发现果子狸同人类一样,只是SARS病毒的偶然宿主,不是SARS病毒的储存宿主。另外,虽然在一些蝙蝠中发现了SARS病毒的“兄弟姐妹”,但也没有发现SARS病毒本身。   2009年引起人流感全球大流行的H1N1亚型猪流感病毒(当时叫做甲型H1N1病毒),则更有可能是人工制造的。陈继明谈到,全球有很多实验室都在人为制造各类流感病毒,主要是用于疫苗研制和病毒研究。我国这几年每年大量使用的H5亚型禽流感疫苗所用的病毒就是人工制造的。制造这个病毒比制造SARS病毒要容易得多。H1N1的“父亲”(学术名称叫欧亚谱系的猪流感病毒)和“母亲”(学术名称叫北美谱系的猪流感病毒)长期“分居”,“父亲”一直存在于在亚洲、欧洲在,“母亲”则一直存在于北美,到目前为止,都没有看到“父亲和母亲同居”的现象,而且至今也未发现引起大流行的H1N1亚型猪流感病毒在猪群中原始存在的依据。这不得不让人怀疑这个病毒是人为制造的。   今年1月5日,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表示,北京已连续报告两例甲型H1N1病毒死亡病例,两人均为女性,一位是22岁来京务工人员,另一位是65岁癌症患者。   近些年学者们一直在担心,甲型H1N1病毒与H5N1或H9N2亚型禽流感病毒有可能自然发生重组,或者H5N1或H9N2亚型禽流感病毒本身发生某些变异,导致这些重组或变异的病毒都是有可能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病毒,一旦被重组并且传播开来,后果非常可怕。而现实中,这些可能引起人流感大流行的病毒已经屡次被一些实验室制造出来。   病毒泄漏让人胆寒   “和电影中的情节一样,实验室泄漏病毒的事件在现实中也时有发生。”陈继明表示。   令人恐惧的SARS病毒曾在2004年3月从实验室泄漏。当时,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一名实验室人员将P3实验室中的SARS病毒,带到普通实验室进行研究,最终造成实验室人员感染,继而导致实验人员的家属发生感染发病。这起应该避免而未能避免的重大责任事故最终导致一人死亡,7人感染,另有几百人接受隔离观察。   国外也曾发生不少实验室病毒泄漏事件。2001年英国暴发的口蹄疫,就曾引起世界性恐慌。当时,英国波布特莱尔口蹄疫病毒实验室,保存有大量口蹄疫病毒。口蹄疫病毒可以通过空气传播,在湿度60%、风力一二级的情况下,下风处100公里范围内,都可能会成为被污染的危险区域。在波布特莱尔东北方向50公里的布伦特伍德地区,恰恰就首先发生了口蹄疫。据分析,口蹄疫病毒很可能就是从实验室里泄漏出来,经过空气传播到布特伍德的农场,从而造成了大规模的口蹄疫暴发。   陈继明指出,“除了非故意的实验室泄漏病毒,有时还存在实验室故意泄漏病毒,比如生物恐怖主义袭击,以及一些不道德的人体实验”。   2010年10月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就危地马拉梅毒试验事件,向危地马拉道歉。这次试验发生在1946~1948年间,为检验青霉素治疗梅毒的效果,数百名危地马拉监狱囚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携带梅毒病毒的妓女发生性关系后被感染,随后接受青霉素治疗。试验中有696名感染者,其中约三分之一的感染者尚未得到有效治疗。   防控潜在风险   去年2月,美国和荷兰两个研究室称,借助人造病毒技术(该技术被称为反向遗传技术),使H5N1型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发生一些特定的变异,变异后的病毒能在哺乳动物之间快速传播。研究人员希望《科学》和《自然》杂志能将研究成果公之于众。世界卫生组织随后在日内瓦决定,出于对公众安全的考虑,暂不允许美国、荷兰两个实验室公布对H5N1型高致病性禽流感变异病毒的研究结果。   “在病毒学领域,像这样作研究的人并不少,为了发表能引起关注,甚至是满足个人爱好的文章,就做这方面的试验。”陈继明说,前面提到的这个例子,对于防控重大疫情没有多大的帮助,但他们仍然进行了这种有风险性的研究。   陈继明建议,科研人员在做这方面工作时,国际相关组织和国内相关部门都应该建立一种严格的审查许可机制;未经许可,不允许人为制造病毒;未经许可,利用人为制造的病毒进行的科学研究,不得发表和申报奖励。“制造烟花爆竹都得有生产许可证,开展关系人群健康和生命的病毒制造试验更应该如此。有了审查和监控,即便是不小心泄漏了新型病毒,也可以在第一时间溯源,并制定合理的防控方法。” (记者童岱)  《中国科学报》(2013-03-29第9版探索周刊)

镇江工业设计

漯河产品设计

三亚工业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