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塑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塑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老船工喊出运河精气神老故事见证三地一家亲

发布时间:2021-01-08 18:56:56 阅读: 来源:橡塑保温板厂家

大运河寻找乡愁

天津北方网讯:船工号子、年画龙灯、传说故事……无不显示出三地运河文化的历史交融,北运河从古至今沟通着京津冀三地紧密相连、绵延不绝的文脉。

通州船工运河号子,如今已经是“非遗”的运河文化历史符号,经过百年传承,当年喊号的年轻小伙如今已是年近九旬的耄耋老人,喊起号来依然字正腔圆。令人欣喜的是,成套的运河号子,并没有因为时代的变迁而消失,而是在一代代传承着。

图左:通州运河公园   图右:通州博物馆运河源流图

一声号子 终生不忘“开船喽……”

通州运河船工号子指的是通州到天津段运河的船工号子。元明清三代,漕运进入鼎盛时期。据说每年运粮漕船有两万多艘,伴随浩浩荡荡船队的就是此起彼伏、气势磅礴的号子。从8岁开始跑船的赵庆福老人是通州运河船工号子“非遗”传承人,他见证了运河“最后的水上时光”。

“我父亲大排行行九,他的二哥、三哥都在船上,不是橹手便是舵手,唯独我父亲对喊号情有独钟,人家吆喝什么他就跟着学什么。”赵庆福的大儿子赵义强说,凡是领号的船工都有个特点――船上所有的活儿都得会,而且都得掌握得非常好,“尤其拉纤的时候那是有节奏的,这个号跟不上,节奏都乱了,船也开不好。”

漕运途中时有停留,或休息或吃饭,赵庆福在船上很多吃饭的老习惯到今天仍然保留着,成为贯穿一生的烙印。他们家吃饭基本见不到碟子,端上桌的全是盆,“这就是老爷子传下来的习惯,船上吃饭就是盆,风浪再大也不怕。”

赵庆福如今年近九旬,毕竟年事已高,和老爷子聊天,时有答非所问的状况出现,可提起号子他整个人都来了精神,一喊起号子,老爷子总是停不下来。赵义强说,有时候家里来了亲戚,老爷子未必认得出来,但是号子却忘不了,成了一辈子的记忆。

赵义强原本从事财务工作,但工作并没有改变他对喊号的热爱。除了“通州运河船工号子‘非遗’传承人”这个名号所赋予的责任感,也与童年时代父亲的熏陶有很大关系。“小时候,父亲送我们哥儿几个上学一路上除了喊号,别的不会,我耳濡目染也就熏出来了。”赵义强回忆说,“近几年,我和父亲经常参加各种‘非遗’活动,我侄女她们现在慢慢也都会了。”赵义强的孙女刚上幼儿园,赵老爷子领着重孙女学运河号子,小丫头学得有模有样,一老一少、一唱一和,“要说传承人,这也应该算第六代了。”

跑船世家 京津物流

自8岁开始,赵庆福便开始了京津两地的跑船生涯,通常每周往返一次。“有时候货多,十几个纤夫,一路拉上来。”赵义强说,纤夫一路都是靠着喊号声鼓劲儿、干活儿。船行途中一旦遇上浅滩,还要喊号提醒纤夫们“船浅住了,赶紧抬船”。

据赵庆福回忆,当年在通州拉纤跑船的有四大家――两家姓赵,一家姓曲,一家姓程。每次跑船,纤夫都是可以互相借用的,“分成三四拨人,接力往回拉,既节省体力,还节省工钱,又不伤和气。”当时,南北商人洽谈业务、结算费用就在通州镇西北部的贡院胡同,“南北商人,包括天津、临清等地的军粮经纪一起商量船过哪几段、最后怎么分账等等,船工家族就像现在的‘物流公司’。”船工家族都是世代通婚,久而久之,赵庆福的号子就集成了四家号子的特点。值得一提的是,通州运河船工号子也在京津两地的一来一回中带上了地域特色:在通州时主要带北京味儿,到了天津,拉纤号就有了点儿天津味儿。

通州区文化馆专门研究运河号子的常富尧,从1987年开始搜集整理通州运河号子,“那时候听老人说,当年运河日夜运漕粮,运河号子响连天。”起锚号、摇橹号、出仓号、立桅号、跑篷号、拉纤号、抬船号、闲号……从去到回,进仓出仓,甚至休息时还有闲号。“过去河边好多种地的农民,男女老少,那时候知识贫乏,生活也相对单调,一听喊号的,都上来看,船工们就做点喊号的表演――勾上鬼脸,戴点奇装异服之类的‘道具’,唱着一段一段的闲号,让大家围观。”时间久了,标志性的喊号声一到,河岸边老百姓都知道是哪拨船工来了。

船工代购 玩家好评

运河沿岸商贾云集,“漕运码头在运河东岸,也就是通州的东关,所以东关北关交界处这块最繁华了。”赵义强说,“就跟现在的农贸市场一样,从通州博物馆一直到码头,五百米左右,过去是土路也有石板路,两边全是小摊贩,卖的都是漕船带回的土特产。有时船工自己顾不上卖,就被小贩直接批发走了。”

“我爷爷喜欢和天津人交朋友,斗蛐蛐、养鸽子、养鸟、养鱼……后来延续到我父亲这一辈,也对花鸟鱼虫很感兴趣。”在赵义强的记忆中,父亲赵庆福从天津行船归来,常带回天津的“玩意儿”,蝈蝈笼子、蛐蛐罐儿、鸟抓儿、鸟笼子底盘,必须是“天津制作”才讲究。

北京这些玩主儿特别信任船工们带来的东西,买起东西当然爽快,天津的玩意儿也成了船工“代购”的硬通货。赵义强说:“万寿宫有个大集散市场,专门买卖鸟笼、鸽子哨之类的东西。我爸曾经说过,天津祥字儿的哨子全国有名,我爸说从天津跑船回来,鸽子哨一带就是一大筐。另外,鸟笼子、花盆等物件也是几十公斤的买。北京文玩界不少东西都是从天津过来的。”

作为京津两地的枢纽,当年香河运河边往来货船也曾“北抵通州,南达直沽”。过去运河承载着重要的运输功能,尤其是京津冀的北运河,往来运送重船,每船限重800石,因为大量的临时工没有工资,官方就允许他们携带私人土货,沿途交易。每逢夜晚,香河两岸便形成了一个夜间集市,双方买卖货物,场面热闹非凡。可以说,一条大运河带动了三地的经济繁荣,京津冀互通有无,增加了政府的税收,丰富了沿途的市场。在当年那个交通并不发达的时期,大运河的经济价值可见一斑。

通州运河船工号子传承人赵庆福、赵义强和常富尧在通州运河边喊号子

民俗交汇 文化交融

“作为贯穿中国南北物质和文化交流的一个重要渠道,过去大运河的主要功能是漕运,而今时今日大运河更大的功能便是文化传播。”

“运河两岸有很多文化遗存,是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很多文化通过大运河进行了交流。比如说,清朝末年废除漕运后,很多天津人通过子牙河、白沟河北上白洋淀,可以说在几百年前,京津冀的协同发展就已经有了雏形。”大运河文化学者冯立表示。

京津冀的文化传承和民俗脉络在历史上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天津的天后宫有一个王三奶奶,北京的妙峰山也有,其实她还是香河的王二奶奶。”香河的大运河文化学者尹玉如介绍,王三奶奶和王二奶奶本来是一个人,“王二奶奶是娘家的称呼,被称为王二姑奶奶,但后来为什么就被称为王三奶奶呢?据说还是慈禧太后下的令,认为女子出嫁后应当从夫,在婆家行三,于是才有了王三奶奶的称呼。从这个小例子就能看出,京津冀的民俗文化是一脉相承的。”

大运河的景观文化有历史记载,且有遗址可查,用天津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罗澍伟的话说,运河景观文化恢复应该是一件相对容易的事,“实际上,运河的景观价值已经大于它的通航意义。通航首先是可以促进京津冀经济的发展,其次,也可以促进文化的交融,真正做一个全方面的交融。”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背景下,北运河将“通武廊”三地紧紧连在一起,从运输功能带活的“五行八作”,到景观功能带动的旅游产业,大运河京津冀段的旅游性通航指日可待。千年运河,延续了历史文脉,传承了浓浓乡愁。

我还要你这个朋友即使你一无所有作文

一次奇妙的旅行

木偶奇遇记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