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塑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塑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路在脚下

发布时间:2021-01-21 15:07:08 阅读: 来源:橡塑保温板厂家

路在脚下

阳光澄澈,雪峰晶莹。天山脚下,一大块一大块棉田像顶着一层薄雪向远处延伸。  一场临时的拾棉花比赛就在这里开始了。我们从固原来慰问考察的几名同志和农场雇来的拾花工一字排开,每人负责两行棉垄拼命地采摘。大约十几分钟后,应该还没到比赛结束时间,胜负却早早见了分晓:我们都只顾着用扎得生疼的双手捶打酸痛的腰背,捡拾过的勉强1米来长的棉垄上,七零八落挂满了没拾干净的棉桃。往前望去,拾花工们大都在十几米开外的地方,身后只有棉垄上黑秃秃的枝桠。捶打完腰背,我们都唏嘘着、赞叹着往前走到拾花工的大集体里,想看看人家究竟为什么能拾得这么快。

我请教一名埋头劳作的中年妇女时,她往前方扬了扬头,说:“这叫啥快,你看人家。”顺着她示意的方向望去,这才发现比赛的地块上,两条黑色的棉垄已经深入到六七米外,一个瘦小的身影正向着雪白棉垄的尽头前进。  “这是跟我们一同开始比赛的吗?”我问旁边做裁判的农场工作人员。  “是啊,她叫马葡萄,是我们这儿有名的拾棉能手。”  “这就是马葡萄呀,知道知道,我们固原市隆德县人嘛,这几年主要靠进疆拾花,不仅买了车,盖了房,发了家,致了富,还被推举为市人大代表,成了固原的大名人,没想到今天在这儿见到真人了。”一旁的市劳动就业局陈局长接过话头介绍起来。  来到马葡萄近前,只见她左右手各摘一垄棉花,齐头并进,噌噌捡拾着从棉桃上裂出的棉絮,眨眼间,两只手里已满是棉花,随后头也不回准确无误地扔进背后的编织袋里后,又开始游走在棉树上。偶尔,有开裂不够的棉桃被整体摘下来,马葡萄便低头用嘴撕出棉花,扔掉棉壳继续飞快地采拾。  固原驻新疆劳务站的王站长叫了她一声说:“老家的领导来看你们了”。马葡萄略微停顿,抬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领导们都费心了”。然后又低下头噌噌地采拾起来。我忍不住好奇地问:“你拾棉花咋这么快?”她呵呵一笑,手里继续着她熟练利落的动作,说:“家里地少,人口多,以前就靠从地里刨着吃,日子穷得没法过,就让男人出去打工,我一个人在家种地,日子才算勉强有点过头。2004年市上头一次组织进疆拾花,我想反正地里活都干完了,不如出去试一试。没想到3个月时间,回去时竟然挣了两万多块钱,比在家种一年地都挣得多。所以这几年年年出来,生活习惯了,技术熟练了,一年比一年挣得多,日子一年一个样,心里头的干劲也就越来越大了。再说,村里、乡上很多姐妹都是看着我的样出来的,我就更得多干活多挣钱了。”又是一个没开充分的棉桃,趁她低头咬棉壳的空隙,我接着问:“你一天能拾多少?”“我最多的一天拾了286斤,平均每天也就250斤左右,这几年一斤拾花费最少一块六,一天挣400块钱不成问题,3个月就是3万块钱。”  3万块钱?对于人均收入5000块钱多一点的西海固农村家庭而言,绝对是一笔可观的收入,而且这笔收入还是由家庭非主要劳力利用农闲时间创造的。看来,这进疆拾花可是一项不小的民生工程啊。  从农场返回的路上,我们的话题离不开马葡萄,离不开进疆拾花,离不开劳务输出。笑语闲谈中我慢慢了解到,马葡萄是十多万进疆拾花工中一个典型代表。2004年以来,固原为重点解决农村妇女农闲季节务工难问题,拓宽农民增收渠道,敏锐捕捉到新疆秋季棉花采摘劳力严重缺乏的信息,积极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及部分市、县政府对接沟通,达成长期用工协议后,成立了固原驻新疆劳务工作站,指派专人常驻新疆负责联络对接、组织管理、引导服务、权益保障等工作。同时,每年秋季都由市就业局组织实施秋季万人进疆拾花劳务输出活动,通过宣传动员、技能培训和政府统一组织、安排铁路专列接送的方式,大力组织、带动农闲剩余劳动力进疆拾花创收。截至2014年底,全市已累计组织输出和引导带动进疆拾花工33.2万人次,创收18.7亿元。  如果说,马葡萄是诸多进疆拾花工中最耀眼的佼佼者,是固原农村妇女吃苦耐劳、勤劳致富的典型代表,那么,进疆拾花也只能是固原劳动力转移就业工作的一个小小缩影。  自2003年开始,固原市委、政府根据气候干旱、资源匮乏、土地贫瘠和退耕还林、封山禁牧等政策实施后农村劳动力过剩的市情实际,把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确定为加快全市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突破口,要求全市上下统一思想、务实苦干,想尽一切办法、千方百计发现和提供适合固原农民工就业的机会,同时全心全意做好农民工就业培训、组织输出、法律援助等工作,引导农民走出家门致富,坚决做到不让一个农村劳动力赋闲在家。同行的彭阳县就业局杨局长说:“那几年,我正在乡镇主持工作,每年的劳务输出工作都是头等大事,属于年终综考中的单独考核项目,直接与党政一把手业绩挂钩,每个乡镇、村组干部都有自己的责任分工和目标任务,想方设法联系用工企业,挨家挨户上门动员,一对一全程跟踪服务,只要是有劳动能力的全都动员了出去。”  党政干部扶持推动的心思没有白费。大批走出去的农民不仅挣到了票子,还开阔了眼界、解放了思想、学到了技能。很多人在东南沿海发达地区,北京、上海等大型城市站稳了脚跟、开创了事业。还有的学到了技术,积累了资金,选择了回乡创业,成为家乡发家致富的带头人。尝到了甜头、转变了思想的农民开始自发走出家门创收创业,一些有能力的打工者开始自己联系工厂企业,组织务工群众,当起了劳务经纪人,实现了政府引导推动与市场自发调节的完美过渡与结合。由于固原人的朴实善良、吃苦耐劳,加之政府、中介组织及经纪人的稳定输送与跟踪服务,很多地方的企业、老板形成了优先选用固原人的用工理念,很多省份、地区都形成了固原务工人员集中的劳务基地,创出了固原民工电子装配、家政服务、建筑装饰等知名劳务品牌。截至目前,全市共建立北京、新疆、广东和内蒙古包头、山东烟台等驻外劳务服务站10个,建立劳务中介组织6家,培育劳务经纪人200余人,开展农村劳动力职业技能培训17万人次。2003年至2014年,全市劳动力转移就业累计实现工资收入235亿元,转移就业人数由每年18万人增加到31万人,工资收入由6亿元增加到41亿元,转移就业人员人均收入由1211元增加到13371元,全市农民人均转移就业收入由375元增加到2685元,占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42%。  也许,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给固原地区带来的变化很难用几组数字真实呈现,倒是家在固原最偏僻贫穷大山里的办公室秘书小陈有着更为直观的感受。他说:“记得上中学时,周末、假期回到村里见到听到的常常是张家犁地犁过了王家地头,两家铁锹、镐头打到住了院,李老三顺手牵羊拿走了他舅舅家一台收音机两家不和去闹到了派出所,虎家老五偷偷生了第四胎被乡上抓住罚了款,刘家二光棍在村东头连着耍了三天赌把卖牛的钱输了个精光等等这样的‘家长里短’。可等到上了大学那个阶段,寒暑假再回去,村前路口常碰上那些曾经在村子里兴风作浪的‘大人物’衣着光鲜的骑着摩托车赶大集、走亲戚,听到的‘家长里短’也变成了王家买了一台比张家更大的彩电,李家谁谁谁也盖起了三间大瓦房,虎家谁谁谁又接回来一辆农用车,刘家二光棍开着小车拉着城里洋气媳妇回村里转了一圈,听说是在南方开了家什么公司之类的‘励志新闻’。村里人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很大变化,家家户户就老人、妇女和小孩常在家,年轻人甚至中年人都到外面打工去了,逢年过节才回来,然后是各家各户的生活都好起来了,邻里乡亲的关系也融洽了,青年人的思想观念也转变了,那时候偷着躲着要多生小孩的,开始主动响应计划生育了。总之,我感觉老家村子里以前十几年、二十年不变的很多东西都被劳务输出的大潮冲刷出了新的样貌。没想到,父老乡亲们背上铺盖卷、抬脚往出一走,居然真的就走出了贫困,走出了一条致富路。”  车过吐鲁番,司机指着路旁的红褐色石山说那就是传说中的火焰山。我脑海里突然响起那首熟悉的主题曲:“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是啊,玄奘一步步走出国门,走出了一世传奇;固原的干部群众又何尝不是以不问前路艰险的勇气走出家门,走出大山,生生从自己脚下走出了一条转移就业的致富路?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